又到六四周年 学运领袖吁把天安门事件摆上台面
image
“六四”天安门事件32周年正值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又逢中共建党100周年以及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领导下中国与西方世界关系空前紧张之际。中国学运领袖王丹呼吁拜登政府通过促使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彻底解决中国人权问题;李恒青则呼吁,把天安门事件提上议程撬动北京。 在香港和澳门以“煽动颠覆”为由拒绝批准“六四”烛光集会后,今年是中共治下的中国土地上首次没有任何公开的“六四”悼念活动。 美国政府对香港当局试图抹去天安门广场屠杀的历史予以谴责。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波特(Jalina Porter)在6月2日的电话记者会上说:“美国谴责香港当局的行为,这些行为使六四纪念活动组织者关闭纪念1989年天安门屠杀的六四纪念馆。” 六四民主呼声 32年后更显重要 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王丹对美国之音表示,六四32年后的今天,新冠疫情对全球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巨大损害,如果当年六四学生们呼吁的政治民主、言论自由被接受,这场疫情或许会有不同结果。 他说:“这个疫情爆发的时候,中共隐瞒疫情,包括一些吹哨人受到迫害等等,导致疫情的扩散,这个责任是中共不可推卸的。这次疫情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再次证明了,在中国如果缺乏政治改革的话,没有一个公开透明的舆论环境和言论自由的话,那么会对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的损害。而要有一个政治改革、要有一个民主的环境,要有言论自由,这正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学生们喊出的最强劲的呼声。” 另一位前天安门学运领袖李恒青则表示,今年的“六四”周年纪念的特别之处或许是缺少了香港维园和澳门的烛光。这凸显了习近平治下的中共政权在内外压力下对公民自由和异见的前所未有的打压。 他说:“今年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了香港和澳门的(悼念活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下的土地上能够有的纪念活动。这是最大的特点。但是,是不是缺少了维园的烛光,缺少了澳门的烛光,是不是大家就能够把“六四”,这种血的历史忘记了呢?没有。正相反,今年反而是在全球各地激起了更强烈的反弹。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不同的地方。” 把天安门事件摆上台面 撬动北京 王丹和李恒青都在去年6月2日,也就是“六四”31周年来临的时候受到了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公开接见。那次会晤是美国在任国务卿首次在六四期间公开会见学运领袖和幸存者,也标志着美国在“六四“问题上对北京态度转为更加明朗化。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民主党参议员默克里(Jeff Merkley)和共同主席、民主党众议员麦戈文(James McGovern)星期四(6月3日)就“六四”天安门事件32周年发表声明,指出中国当局暴力镇压和平示威民众至今仍然影响美中关系。声明还呼吁国际社会团结起来,关注并结束中国当局对良心犯以及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压迫。 声明说:“今天,我们向所有在1989年春天聚集在北京和其他400多个城市街头呼吁民主、人权和结束腐败的人们的勇气和牺牲致敬。对这些抗议活动的暴力镇压粉碎了对人权和改革的和平诉求,并继续使美中关系复杂化,直到今天。” 在美中关系进入全面竞争的时代,强调自由、民主和人权等普世价值的美国拜登政府,应该如何在推动中国的人权事业的同时,把人权和价值观纳入与中国竞争的大战略中? 李恒青表示,拜登政府大体上延续了特朗普政府的很多对华政策,但又更强调联合美国盟友的力量。这反应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对中国立场的趋同。他同时表示,拜登政府应该更加旗帜鲜明地把人权问题摆在与北京打交道的台面上来,把这个议题当作是撬动对北京战略的一个杠杆,因为美中之争已经越来越演变成制度之争和意识形态之争。 他说:“意识形态的争执在后续几十年都会是中美或者是中国和文明世界竞争的一个重要的契机。所以我认为,美国政府应该更直接、更鲜明的把自己的态度表明出来。另外,直接把这种信息传递给中国,传递到中国去,跟中国人民,跟中国知识分子,中国的学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这点是非常重要的。” 王丹表示,在人权问题上,拜登政府应该采取更为现实和务实的手段。 他说:“拜登前不久提出来说,美国跟中国的竞争是民主与专制的竞争。对于这个观点我给予高度的肯定。但另外一方面,我也要强调一点,就是说,其实解决中国的人权问题更根本的还是要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如果只要是中国共产党执政,这个政治现实不改变,没有任何人权改善的空间。那么讲人权问题是不会得到实际的结果的。所以我还是希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关注人权问题的同时,也能够用更多的精力来关注如何促使,采取各种方式促使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向民主国家的方向去发展。我觉得那个才是解决人权问题最关键的原因。” 六四烛光不灭 坚守黑夜 呼唤黎明 32年前,参与那场民主运动的人们曾满怀理想和信心,希望能够让中国变成一个自由、民主、开放的现代文明国家。而中国当今的现状是否与1989年学运那代人所追求的理想越来越远? 王丹表示,对中国当下的政治状况感到遗憾,但并不失望。 他说:“至少我个人不会过分地失望。我觉得在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出现这样的转折也许时间长一些,但是32年在整个历史当中也不算多长的一个时间。我觉得这都属于一个正常的现象。对于我们这些当时的学生也好,还是继续坚持追求中国民主化的人也好,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那个胜利的结果什么时候能够到来,最重要的是在那个胜利的结果到来之前,我们是不是还能够坚持下去。我觉得结果并不重要,过程是更重要的。所以我其实并不太在意一党专制什么时候结束,在意的是在它没有结束的时候我们能不能继续坚持。” 李恒青也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在黑暗中“守夜”,坚持下去。 “任何一个政权,在行将末路的时候,它都有回光返照也好,或者是在这个时候它更加疯狂地去通过镇压的方式来达到它极权的统治,在历朝历代的更迭,或者是走向新的政治生活的状态前都有这个事件、这个阶段,”他说,“但是夜越黑,其实离黎明就越近。所以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要坚定地守夜,坚持住,守夜,呼唤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