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法庭将听证 流亡维吾尔人称在新疆遭受强制堕胎和酷刑
image
三名即将出庭作证的流亡维吾尔人说,他们在新疆遭受了强制堕胎和酷刑。 这三名证人将在伦敦星期五(6月4日)举行的人民法庭的独立听证中通过视频作证。 这个民间特别法庭由著名人权律师、曾在前南斯拉夫战争罪刑事法庭领导起诉前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的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主持,没有政府参与。虽然法庭判决没有法律效力,但组织者希望这个程序能将有关证据呈现给大众促使国际社会采取行动。 三名要在这个人民法庭作证的维吾尔流亡人士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 目前住在伊斯坦布尔的维吾尔人茹孜(Bumeryem Rozi)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对美联社说,新疆政府有关部门2007年将她和其他孕妇集中起来,要对她们强制堕胎。当时怀第五胎的茹孜担心如果拒绝,政府将会没收她们的房子和财产。 茹孜对美联社说,“我当时怀孕6个半月。警察来了,一名维吾尔人和两名汉人。他们把我和其他八名孕妇塞进汽车,带到医院,”“他们先给我一粒药,让我吃掉。所以我吃了。我不知道是什么药,”“半小时后,他们把一根针插进我肚子里。过了一会,我失去了我的孩子。” 以前在新疆一家农村医院工作的妇产科医生加富尔(Semsinur Gafur)说,她和其他女临床医生过去经常带着移动超声波仪器挨家挨户地检查是否有妇女怀孕。 “如果一个家庭有超生行为,他们会把这个家庭摧毁。他们会把房屋铲平,摧毁它,”加富尔说。“这是我在那里的生活。这非常痛苦。因为我在一家国营医院工作,民众就不信任我。维吾尔人认为我是一个中国叛徒。” 第三位流亡维吾尔人特维库尔(Mahmut Tevekkul)对美联社说,中国政府有关部门2010年对他进行审问,要他交代他的一个兄弟的情况。他说他的兄弟用阿拉伯文出版了一本宗教书籍。他在审问中被打,被人用拳头击打脸部。 特维库尔说:“他们让我们躺在砖头地上,困住我们的双手和双脚,把我们捆在一个像是瓦斯管道的管道上。六名军人看守我们。他们审问我们一直到天亮,然后把我们带到监狱的最高警戒地区。” 如孜、加富尔和特维库尔都将在伦敦星期五召开的独立民间法庭出庭,就中共在新疆实施的种族灭绝作证。将会有几十名目击者出席这次为期四天的法庭听证。 如孜并对美联社说,她出席听证还出于一个更加私人的理由。她最年轻的儿子2015年被当局拘禁时只有13岁,迄今没有释放。她希望人民法庭的工作能够有朝一日让她儿子获得自由。 中国政府否认在新疆践踏人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星期四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这个特别法庭“既不合法更不可信,只不过是少数人炮制的又一场反华闹剧”。